2020:消费主义大张旗鼓,互联网再无技术创新?

延津广播电视网 2021-01-12 13:35:07
浏览
2020:消费主义大张旗鼓,互联网再无技术创新?

过去一年,企业争相IPO,有的“流血”不止,一路狂跌,有的上市即高光,令人歆羡。

11月20日,完美日记母公司逸仙电商在纽交所挂牌上市,首日收盘,其股价上涨75.24%,报18.40美元,市值达122亿美元;12月11日,泡泡玛特正式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发行价为38.5港元,开盘价77.1港元,较发行价大涨100.26%,市值突破千亿港元。

完美日记、泡泡玛特在一众上市企业中突围而出,吸引了外界对新消费品牌的注意,值得一提的是,在茶饮行业,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等网红品牌层出不穷,带动一波又一波消费热情,而在游戏行业,爆款的出现也快速让米哈游、莉莉丝等年轻公司站到舞台中央,挫伤了游戏大厂的面子。新旧势力的交织与变化在2020年尤为显眼。

其实,这也是新一代创业者崛起的映射,完美日记、泡泡玛特、喜茶、米哈游…这背后站着的大多是80后。

80后创业者已经成为当前创业界的核心力量。

但不是所有80后创业者都如此幸运。以“AI四小龙”为代表的技术型创业公司,都在今年宣布冲击上市,而这AI“第一股”花落谁家至今仍无定论。在对整个行业充满质疑的背景下,市场给予他们的估值也差强人意。

一面是鲜花与掌声,一面是冷水与质疑。

80后创业者的两条道路

早些年,当70后创始人开始呼风唤雨、到处收购新兴企业,80后创业者在巨头激烈竞争的夹缝中艰难求生,以被收购为现实归宿时,90后已经开始登上创业舞台,成功在风口上搅弄风云。由此,互联网创业大军在80后这一群体中一度呈现出“断层”的现象,这也使得80后创业者的存在感似乎不如90后。

如今这种情况正在改变,张一鸣、宿华、黄峥等80后大佬,已然在巨头面前站稳脚跟,而除此之外,今年IPO的大门前又聚集了大批80后创业者的公司。他们大致可分为两个旗帜鲜明的阵营:从AI创业潮走出的技术型公司和消费主义诞生的新消费品牌。

前者走技术路线,后者走营销路线。

2016年,AlphaGo以4∶1的压倒性优势,战胜世界围棋顶尖高手李世石,这场胜负在国内迅速刮起了声势浩大的人工智能风,无数创业者投身于AI热潮。而更早之前,蛰伏在实验室多年的大批技术精英,也选择走出实验室,他们寻找风口、押注风口,渴望用技术改变世界。

这其中80后占了很大一部分,如1988年出生的印奇,毕业于清华大学,是哥伦比亚大学计算机科学硕士,与两位同学共同创建了旷视科技,还有1986年出生的楼天城—我国公认的大学生计算机编程第一人,创立了小马智行。

除此之外,AI“四小龙”以及刚刚上市不久的寒武纪,这些AI赛道上杀出重围的初创企业,背后都少不了80后创业者的影子。

然而AI创业的热潮终究没能持续下去,2020年创业者瞄准年轻消费群体的新需求,在茶饮、潮玩等行业玩出新花样。与过去的创业者们都不同,新一批80后擅长刺激消费欲望,用满足用户好奇心理的方式去打造产品,塑造了一个又一个新生“网红”。

完美日记、泡泡玛特等新消费品牌所代表的创业浪潮,不再是对商业模式的深度变革,或是依靠技术突破创造新物种,可市场对他们的追捧,已然超过了AI企业。科创板上市后,寒武纪股价一路震荡下跌,目前市值仅为648亿元,而泡泡玛特上市即破1000亿港元;AI“四小龙”上市之路坎坷,完美日记仅用4年时间就成了中国美妆第一股。

外界对AI的高预期向下回落,AI企业的商业前景受到质疑,技术创业这条道路似乎也进入了寒冬,而消费主义盛行,潮鞋、盲盒、美妆…能够满足年轻消费者内心需求的产品大行其道,吸引更多的创业者涌入。

但是,这种趋势掩藏着危机。

2020,创投界没有新故事

今年9月,阿里曾公开预判,“未来十年是互联网创造新品牌的10年”,他们认为,“新消费品牌”的崛起会成为中国未来5-10年里最确定的机会。

蒋凡的本意是强调天猫还是新品牌的核心阵地,可站在整个创业环境的角度看,这个判断和当前创业赛道集中在创造消费品牌上有惊人的相似,完美日记、泡泡玛特、喜茶、元气森林、茶颜悦色…2020年涌入创业舞台中心的,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其他新的商业故事了。

互联网巨头忙着降维打击菜贩子,新一代创业者紧盯着年轻人的口袋。

这是必然的,互联网留给80后创业者的机会越来越少,各个赛道、各个细分领域几乎早已挤满了无孔不入的巨头或巨头体系内的创业者,这还不包括已经倒掉的遍地“浮尸”。仔细瞅瞅月活排名Top100的APP,你会发现2020年诞生的新产品几乎没有。唯有消费主义盛行,一个个新品牌得以迅速成长。

2020:消费主义大张旗鼓,互联网再无技术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