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延津广播电视网 2021-01-04 15:15:07
浏览

 

2020年12月7日,世界著名物理学家有马朗人先生与世长辞,享年90岁。

有马朗人1930年9月13日出生于日本大阪府,是杰出的科学家、科技战略家和教育家。他因对原子核磁矩、赝自旋对称性、组态相互作用壳模型、原子核内集团效应、相互作用玻色子模型等研究的开创性贡献而享誉世界。

从近40年前开始,有马朗人就与中科院近代物理所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有马朗人是改革开放初期最早来访近代物理所的重要专业同行专家之一,是与近代物理所保持密切交流与合作时间最长的重要科学家老朋友,也是近代物理所改革开放以来创新发展的重要见证者和支持者。同样地,对于有马朗人来说,近代物理所也是他开启对华交流与合作的起点,是其几十年倾力促进中日科教和文化交流的重点之一。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1981年4月有马朗人在近代物理所作学术交流

1981年4月有马朗人第一次到中国访问,就径直奔赴了地处西北的近代物理所,一连数日潜心进行学术交流。自此之后,有马朗人9次到近代物理所访问交流,介绍创新思想、专业研究新进展和科技发展前沿等,同时了解近代物理所科研、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建设、创新发展战略等方面情况并提出建议。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1996年8月有马朗人在近代物理所作报告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2001年8月有马朗人在近代物理所讨论交流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2004年9月有马朗人在近代物理所作学术报告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以来,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就是近代物理所开展国际科技交流与合作的“四大重点伙伴”之一。同为国际上有着重要影响力的两个核科学与加速器研究中心,近代物理所与日本理化学研究所互学互鉴,相互促进创新发展,成为持续有效开展国际科技交流与合作的典范。

有马朗人任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理事长期间,是日本理化学研究所与中国科学院交流与合作的一个高潮期。其间,近代物理所有16人次组成科研小组或单人赴日本理化学研究所围绕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储存环(HIRFL-CSR)国家重大科学工程建设和开展物理实验研究等方面进行交流与合作,其中9人回来后成为科研和大科学装置研究的学术带头人和近代物理所的管理骨干。

相应有13人次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核物理与加速器等方面的科研同行来近代物理所交流合作。理化学研究所的日本同事大多熟知,凡是与近代物理所合作的相关事宜,有马朗人理事长从来是一路绿灯,全力支持,积极推动。有马朗人还时常从繁忙的科研与管理工作和社会活动中抽身,到理化所与来自近代物理所的朋友深入友好交流,偶遇日方同事有对华不够友好的言辞,有马朗人态度鲜明地予以制止和劝解引导。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有马朗人理事长对近代物理所人员在日工作评价

几十年来,有马朗人在许多重要会议上,都充分肯定近代物理所的科研工作和高质量发展,尤其是高度评价了近代物理所几代人艰苦奋斗的拼搏创新精神。

1997年,时值近代物理所成立40周年,有马朗人亲致赠语“勤奋敬业三代人四十年不辍无悔,有志者功不负苦乐耕耘终有收成”,浓缩而准确地表达了他对近代物理所的认知、肯定、鼓励和友情。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2014年8月,有马朗人一行参观兰州重离子加速器冷却存储环和先导专项ADS直线加速器实验室,听取了关于近代物理所整体情况的介绍,并就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强流重离子加速器装置”(HIAF)和“加速器驱动嬗变研究装置”(ADS)项目进展进行了交流和讨论。

有马朗人对近代物理所近期短寿命原子核质量测量及HIAF装置给予充分肯定,认为近代物理所照这样继续发展,未来一定会在多个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有马朗人在题为“对核嬗变的期望”的报告中指出,未来几十年内,可再生能源和更安全的核能在世界能源结构中将会占较高比例,必定会发挥更重要的作用,强调应该发展更为安全的核能系统,特别是发展创新的核技术,指出目前ADS是一种处理核废料安全、有效的技术方案,中国已经启动ADS计划,并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提出了一种颗粒流冷却靶新方案,这将会引领世界ADS的发展。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2014年8月有马朗人在近代物理所作题为“对核嬗变的期望”的报告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有马朗人与近代物理所领导和专家座谈

有马朗人还曾亲自邀请安排了近代物理所的顾金南等多名科研和管理人员赴日本东京大学和理化学研究所交流合作与研修,对于培养人才和促进合作发挥了积极作用。在中日科技合作20周年纪念活动论坛上,有马朗人在主旨演讲中说,“科研工作是由人来做的,人与人之间的合作非常关键,通过交流培植彼此间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促进彼此间的文化与经济的发展,迎接一些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才能使人类生活得以更加安全”。推动对话沟通,促进双方了解差异、走向融合,是他寻求实现社会理想和推动国际交流合作的一贯主张。

有马朗人:近代物理所的老朋友

有马朗人与顾金南就核理论研究进行交流

有马朗人与近代物理所的交流大到宏观科技、发展战略、领域前沿、大科学工程、科研体制机制改革、产业化与知识产权管理等,小到核科学理论与实验研究课题和科研机构管理细节,涉及内容甚为广泛和深入。

例如,有马朗人介绍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的管理与制度体系,以及产业化发展和知识产权管理经验,剖析其利弊和改革方向。在谈到大力推动科研机构管理人员制度化例行跨专业、跨部门、跨地区定期轮岗交流时,他认为其一是十分有利于促进职工不断学习,练就一专多能;二是十分有利于全面系统了解单位方方面面的情况,不断提高科技管理人员履职的综合执行力;三是规避个性相异同事矛盾分歧的积累,有利于和谐高效同事关系和团队文化建设。这些都令人深受启发。

1981年4月访问近代物理所是有马朗人对华交流与合作的重要起点和切入点,之后近40年间,他来中国100多次,即使在中日关系出现波折时期也不为所动,与中国许多科研机构和大学在多领域发展了重实效的交流与合作,受聘为多家中国研究院所的国际顾问和大学的名誉教授。在担任东京大学校长、理化学研究所理事长、日本文部大臣、科学技术厅长官等要职期间,有马朗人大力推动中日两国科教交流与合作,并对中日关系及中日科技合作的进一步开展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

老友已逝,友谊长存。近代物理所将积极借鉴从国际交流与合作中汲取的宝贵知识和经验,不断持续努力创新发展,不辜负有马朗人等国际友人的厚望。

(作者系中科院近代物理所原党委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