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津乡村故事:摘榆钱

延津广播电视网 刘洋 2021-04-01 17:47:55
浏览

都来瞧,都来看,亭子奶上到轩爷家榆树上了,还是亭子奶胆大、勇敢。

村子里至少有十几一二十个人都 站在轩爷家里家外,羡慕的看着亭子奶像似 西游记里面孙猴子一样 ,身手敏捷的站在轩爷家里、至少一搂粗大榆树最高处、一个树杈上,使用挠钩钩落树梢上小树枝 ,小树枝连着大片大片的榆钱,纷纷 落下。

一会功夫,树底下就落满榆钱,等到树上的榆钱亭子奶再也勾不到。这个时候的老榆树,早已经被亭子奶剃了个光头,只好再次发芽生长,等到夏天,新的枝条才能长满树。

老榆树经过亭子奶无意中的修剪,重新萌发出力量,郁郁葱葱树冠焕发生机,茁壮成长,为来年春天开满枝头榆钱,积蓄力量,显示出老榆树顽强的生命力。

大伙看着亭子奶从高大的榆树上下来,都围上来、竖起大拇指称赞好样的,也有的上前询问:“亭子奶,你在上面害怕不”。“不怕,那有啥怕的,害怕吃不了最好最嫩的榆钱”,亭子奶人胆大,说话爽快,是一个直性子人。

轩爷这时候就会端着一碗水过来,客气的说道:“他婶子,先喝口水,坐凳子上歇歇,看把你累的”。

“大哥,您看您,又叫你端来,我自己去水缸里舀水就是了”,亭子奶说着客气话,接过轩爷递过来一碗水,一气喝完,然后坐在凳子,拿起一枝榆钱,捋上一把,吃着嫩榆钱休息。

轩奶一面说笑着,一面领着几个孩子,把地下一树枝一树枝榆钱分成两堆,分的尽可能的一样多,请亭子奶挑上一堆,留下的归轩爷家。 亭子奶客气一番后,就会领着自己三个小子,用平车把榆钱推回自己家里。娘四个围着平车,说笑着从树枝上捋下榆钱,洗干净以后,或凉拌、或做馅,多数是稍微参上一点玉蜀黍面,做成大窝头样子,上笼蒸熟吃。

蒸好的榆钱窝窝头,上尖下圆,中间是空的,形似官帽,像佛塔而不高,是农夫日常主食,是寒舍穷人亭子奶家里佳肴美食。热窝窝头或沾着辣椒汁,或沾着蒜泥,增加榆钱窝头酸辣味。

榆钱窝窝以前是穷人春季美食,现在只有在北方大的宾馆饭店才能吃上,饭店里的师傅蒸的窝窝小巧精致,模样虽然好看,就是没有那农村地锅蒸出来、大窝窝头好吃,特别是贴着锅沿蒸出来的窝窝,窝窝上带着黄色的锅巴、黄焦酥脆,小孩子们最爱吃。

轩爷家是村子里老户,家里有两棵一搂粗榆树,每年春季来临,在和熙的阳光照耀下,在轩爷挑水浇灌下,每年都不负众望结满枝头榆钱,榆钱一串串,碧绿的像似一串串铜钱,挂满树梢,老百姓为了个好兆头,取名榆钱。

榆钱好吃,就是长在树梢上,树小还好说,或折弯摘取,或用挠钩,或在上树均可摘取。唯有轩爷家里榆树高高大大,榆钱又长在树梢上,全村只有亭子奶敢于上到树顶上摘取每年亭子奶摘榆钱时候,就是村子里闲人看热闹时候,大伙都围着观看评论,纷纷竖起大拇指称赞亭子奶:“好样的”。

时光如梭,岁月冉冉,转眼间,咱们中国人从饿肚子年代,转换为花钱减肥,人人都为自己身上多了那二两肉发愁,特别是啤酒肚、自带游泳圈的,花钱买罪受减肥。那个年代过来的老人,心里念念不忘还是儿时记忆,还是那一串串的嫩绿榆钱儿!

榆钱

莫笑农家贫无粮,

家家户户有榆钱。

一家栽种三五棵,

满园五铢压枝头。

春来了,春来了,春天悄悄的来了。北风一次比上一次小了,夜晚偷偷的下了几场春雨,浇灌大地复苏,万物生长。小河里的冰解冻了,河水重新哗哗的流起来,迎春花开了,野鸭子一群群飞回来了,各色杂树长出碧绿的嫩叶,油光闪亮。又是一年春来早,我家的榆树上榆钱准时来到了。

经过了漫长的冬天,忍受了无情寒风暴雪的摧残,我家院子里老榆树又焕发出生机,吐出了一枝枝,一串串,压弯了树枝的榆钱。榆钱,学名叫“榆荚”,形状好是铜钱,一片片的排列着长在树枝上,像是麻绳穿起来一串串的钱,长在树冠顶部,压弯了枝头。嫩榆钱即可生吃,又可以煮着吃,蒸着吃,拌着吃,想咋吃咋吃。

村子里我家榆钱结的又多又好,我爸在弟兄们分家时候,主动提出到外边建房。村干部给我们家里划了一片又平又整的宅基地,我爸嫌弃它面积过于小,又在村庄外边,提出了垫大水坑,村子里干部一口答应,并且说到:“有劲垫吧!垫多垫少都是你的”。从此以后,我爸我妈在闲暇时候就是拉土垫坑,垫了一个长28米,宽23米的大院子,接近一亩地大。

我们小村庄俗称“淹庄不淹地”,打粮食的土地处于高处,可以避免洪涝灾祸,免得颗粒无收饿肚子,村庄位于低处,村子里坑多水多,村干部乐的有人垫大坑。

村子里在农闲时节,多数壮汉妇女都在路边黑嗒嗒、白嗒嗒的闲聊天喷空,唯有我妈在赶着驴车拉土垫庄,一车土倒进大水坑里,仅仅能在水面上稍微露个头,有时候连土头都没有,我爷爷为了避免拉来土被水涮走,就在水面连着土地方、插柳木棍挡土,柳木棍见水就活。我爸是煤矿工人,一年只有麦天、秋天在家里,我爸忙完地里农活就是拉土垫坑,黑天白底辛苦劳作,我妈多年以后评价我爸说到:“回到家就像是狗吃了日头一样,连明带夜的干活,身体就不是自己的一样,到老了累出一身子病”。

垫好的院子,爷爷从农村集市买来四五十颗榆树苗,栽种在院子里。新垫的土地,土质松软,有利于榆树扎根生长,加上我们家里每年给树木浇水施肥,三五年功夫,榆树长到十几米高,一株株榆树茂盛生长,春天结榆钱,夏天树叶遮天蔽日,左右邻家都喜欢在树下乘凉。

每年的春天,榆树上的榆钱一天天的长大,在燕子飞回来的时候,一串串翠绿嫩榆钱压弯了枝头,在空气中散发出甜甜清香榆钱味道。

榆钱成熟的季节,也是孩子们快乐的季节,以前的男孩子都会爬树,选一颗不大不小,结的榆钱多树木,脱去鞋,光着脚丫子像猴子一样爬上树,坐在树杈上,伸手掰过来树枝,顺着柔软枝条,捋上一大把榆钱,美美的吃到嘴里,嘴里立刻有黏黏的、甜甜的榆钱味道,树下的小伙伴们仰脸看着,露出了羡慕目光,就会喊道:“哥,别光顾着自己吃,给俺仍下来几枝!”树上的大孩子手脚麻利的折上几枝仍下来,树下的孩子们一抢而空,津津有味吃起来。

我家榆树多结的榆钱多,村子里榆树少的人家,想来捋我家榆钱,给我妈说上一声,我妈就会大方的说到:“中、中、中,捋吧捋吧!俺家有挠钩,到时候帮你一起捋”。小半个村子人家都吃过俺家榆钱。

榆钱不光能生吃,还有好多种吃法,最长见的是蒸着吃,俺妈把榆钱淘洗干净,拣去小树枝,在大盆里用玉蜀黍面搅拌均匀,做成窝窝头样子,上蒸笼蒸熟,沾着蒜汁辣椒汁吃,香而不腻,超级好吃。榆钱窝窝是我童年最爱吃的美食,是童年美好记忆。

如今,上树摘榆钱,成为记忆。现在的孩子,冰箱里永远有着吃不完的水果,饭桌上有着变换着花样美食,虽然是衣食无忧,但是在“不敢输在起跑线”的压力下,有着做不完的功课,练不完的素质教育—琴棋书画,哪里还有以前孩子们在村庄田野奔跑玩耍的快乐。

作者简介:张建勇,延津东屯人,打工深圳,文学爱好者。